近日,某位自称从清华大学博士毕业,现在扬州大学工作的教师在知乎上爆料,自己入职扬大5年后,月薪仅372元。其文章如下

清晰记得2016年底,扬州大学和江苏省众多高校到清华大学体育馆招聘老师的场面。我特意问询扬州大学的待遇,得到积极回复,比如扬州的房价很低,每平米只有8000元,比如学校还给所有引进人才提供三年的免费住房,或者优厚的租房补贴。那个时候,毕竟还是学生,缺乏经验,以为这应该是不错的选择,离家也不远。

2017年7月入职,月薪到手5800元。第四个月发现还少了几百元,说是扣的房租。入职前说的三年免费入住,入职后三年缩水成三个月。第二年,我搬了出来。学校还挺守信的,发放租房补贴,每个月600元。是的,每月600元。600元能租到什么房子吗?总理都说了,1000元可能三四线城市租个房都不够月租的。但是,学校领导说能,那就能吧。过了两年,我开始打算买新房,8000元一平的房子只存在想象之中,其实早在2016年都远不止这个价格。然而,学校招人的时候,不管怎么着,先把人招进来再说。

我并非特别上进的人,很多时候,能不“惹事”,就不给院校领导“惹事”。直到最近,我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因为,我如果不说,估计以后还会有人重蹈覆辙。我写这篇文章,绝非与谁为难,无论是扬大,还是其他院校,希望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越办越好。想要越办越好,就要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最大初衷。

2019年,我申请到江苏政府留学奖学金,半年7万元,到哈佛大学访学深造。这本来是好事。后来证明,错就错在我真不该申请出国访学,尤其是哈佛大学这种名校,让扬大的很多领导为难了。他们为什么会为难呢?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2020年、2021年,学校就是拦着,不让我们老师出国。从哈佛大学到江苏省人民政府,所有程序都走完了,学校却不放人。如果是疫情因素,情有可原。可整整两年时间,扬州并非中高风险区,而且省政府奖学金已经延期一年,只能延期一年。当时,我们还打听到,很多本校的学生已经派出留学。我们询问原因,学校却说:“海外疫情严重,我们是为了保护老师!”我们琢磨,难道学生就不用保护?难道其他高校的老师不用保护?我们是人文专业,并非敏感专业。然而,就是各种推诿,让我们去盖章——学校防疫领导小组的章。事实上,这个公章并不存在,因为防疫领导小组只是临时组织起来。就这样,我们被一个并不存在的公章卡了脖子,这一卡就是近两年。

在2021年12月30日,奖学金项目失效的前一天,在签订各种保证书、承诺书之后,我们终于访学。到了哈佛之后,听课、做科研,本以为可以安静下来,借鉴海外汉学家的方式充实我们的研究。现在想来,我还是严重低估了扬大的掌控能力。

出国前,扬大虽然声称支持青年教师出国,但是不仅没有一分钱的资助,反而强制我们交钱,每人交了2万元,说是出国保证金!这还没完,在2022年3月,我查了扬大的工资,发现只有372.11元!我国内每个月还有8000多的房贷要还,在美国波士顿这边,一个普通单间的月租都要1万元人民币。学校突然就把工资扣到这个地步!辗转问了学校,领导答复,出国的老师都这样,都会扣工资,等你回国再补给你!真的“感激”学校对我们出国访学老师的“高度关怀”!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我申请出国访学,错了么?不该到美国访学,更不该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哈佛大学!

我很少使用知乎,也几乎不发帖子。7月22日写了一篇《高校教师工作5年月薪高达370》,很快引发关注,三日内阅读量就破10万,现在还在持续传播,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帖子出来后,我一向敬重的前辈、朋友出于奉命或者自愿的性质,纷纷劝我删帖。这些天来,我思考很多,也非常感谢这些前辈、朋友的垂注。很多事情如能在校内解决,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7月13日通过校内渠道,给扬大人事处写信,抄送校长办公室、扬大纪委,可是一直等到22日,以上部门没有一个字的回复。有人说,我没和学校沟通。殊不知,入职以来,从学院到人事处、人文社科处、国际合作与交流处、财务处、保卫处、纪委、校长办公室,学校哪个部门我没沟通过?真有用的话,我何必在网上发帖,累积到现在集中爆发?

7月份,扬大评副高职称,全校100多人入选。我个人认为,无论是刷学历,还是刷教学、论文、课题以及著作、社会服务等,我基本达到条件。学校要求学历,我本硕博三个学历很差吗,原985高校还不够么;学校要求教学评价,网上有一些我执教《古代汉语》的新闻报导和评价,不用我去多说(此事我后来才知情,当时我都不用微博);学校要求课题,我拿到校级、省级、国家级课题;学校要求论文,我发表7篇,核心3篇;学校要求著作,我来扬大5年,出版著作4部(其中2部古籍整理是我入职前多年积累的成果,入职后才出版),近100万字,最近一部新书的评价似乎也没那么差;学校要求出国经历,我申请2019年江苏政府留学奖学金的项目,到世界顶尖名校哈佛大学访学深造……所以,还要我怎样?

我所要求的的不过是公道而已。我非常好奇到底哪些人参与评审,他们的资格何在?这些评审组的成员都是什么学历背景、专业背景、政务背景、学术背景、留学背景等。既然学校说自己“公开、公平、公正”,符合文件、程序、规定,是时候履行自己的承诺了。我当然可以接受落选,但是必须有一个公正的答复。如果我以上列举的条件,学校评职称的时候都选择漠视,或者别有条件,比如讨得领导的欢心、不准提意见等。抱歉,这一点我还真做不到,我不至于靠领导批条去评教授/副教授。

职称评审虽然重要,倒还不是最重要的,充其量是导火索,并非我拿出足够勇气发帖的关键因素。因为早一年评,晚一年评,对我影响也不大。主要是你退一步,他进一步,你不断退,他不断进,直到一步步把你逼到退无可退。和很多人一样,我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疫情之下,大家生活都不容易,谁想做一个“惹事者”?我之所以隐忍到现在才爆发,也和6月以来的身体状况有关。6月初,我感染新冠。此时的新冠负面影响已经没那么严重,重症率极低。身边也有朋友感染,有的三五天就可转阴。算我倒霉,我的情况相对重一些。当时昏睡两天,持续半个多月才转阴。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