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和专家相比,老百姓更愿意相信立场相对客观,没有陷入利益纠葛的记者,这到底是老百姓的心态问题,还是什么出现了问题?

我们的科学界,做权力的奴隶,做金钱的奴隶,失去客观公正的立场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就好像狼来了喊多了,再说实话都没人相信了。

所以关键不是谁懂谁不懂的问题,因为谁懂谁不懂一目了然,没得以便,关键是懂的人的公信力问题。

只要公信力过硬,相信即使是最愚昧的老百姓也会选择相信业界的专家,而不是耍笔杆子、嘴皮子的记者主持人。

F大的讲厅的格局,是和别处相同的:都是当中一个矩形的大讲台,讲台上面预备着麦克风,可以随时讲演。F大的学生,傍午傍晚放了学,每每骑几分钟车,进来听一场讲座,——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讲演须得预定,——靠座位边站着,认真地听了学习;倘肯早到一点,便可以占一个座位,或者插座,拿电脑直播讲座了,如果早到十几分钟,那就能占一个前排,但这些学生,多是大一二的,时间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三四年级的,才早早踱进讲厅里,拿纸拿笔,慢慢地坐听。

我从十八岁起,便在F大的C报告厅里当组织员,教授说,样子太傻,怕听不懂教授的专业讲座,就在看门方面做点事罢。一般听讲座的学生,虽然不多提问,但唠唠叨叨要来撕逼的也很不少。我往往要亲眼看着听讲座的从门口进来,看过其中有撕逼的没有,又亲自选定学生们提的问题,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想要不挨骂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教授又说不了这事。幸亏学生会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学新闻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报告厅外,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教授是一副凶脸孔,来讲座的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崔化钠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崔化钠是讲新闻而提科学的唯一的人。他名字旁挂着V;公知口气,微博里时常有些黑子;一套乱糟糟的没理的论调。做的虽然是讲座,可是漏洞百出,似乎从没有学过生科,也不懂逻辑。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基因重水,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反转人崔化钠”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崔化钠。崔化钠一进演讲厅,所有在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崔儿,你又来数有几个基因了?”他不回答。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准备加重水了!”崔永元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在台上胡编乱造,被吊起来打脸!”他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转基因的事不能算胡编乱造!……转基因!……学播音主持的,能算胡编乱造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到底转入了几个”,什么“用重水浇灌”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讲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崔化钠原来也当过记者,但终于没有脑子,又不行世故;于是愈过愈穷,弄到被电视台封杀了。幸而扯得一手好淡,便替人家

和客观公正相比,懂不懂在老百姓心里退居其次了,这是何等的悲剧,权威公信力的缺失已经到了何等的地步!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崔化钠原来也当过记者,但终于没有脑子,又不行世故;于是愈过愈穷,弄到被电视台封杀了。幸而扯得一手好淡,便替人家造造谣,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爱咬直钩。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微博,一齐被钓起来。如是几次,叫他造谣的人也没有了。崔化钠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讲演的事。但他在我们大学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退缩;虽然间或咬上直钩,暂时记在学生心里,但不出一月,定然造出更大的谣,从黑名单里删去了原先的事迹。

崔化钠讲过半场,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崔化钠,你当真懂得生物么?”崔化钠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氯化钠也不认得呢?”崔化钠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基因重水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讲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教授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教授见了崔化钠,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崔化钠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新院的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转基因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懂转基因……我便考你一考。黄金大米,转了几个基因?”我想,地痞流氓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他却一再坚持,我便无奈地回答:“两个。”“哈哈,错啦!是七个。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知识应该记着,将来做院士的时候,要用到的。”我暗想我跟院士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院士也从来不把黄金大米转了几个基因这种事挂在嘴边,真是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你又不是学生物的,教什么?”崔化钠显出极生气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讲台,点头说,“不对不对!……科学的事我们就客观的谈,我有哪些地方说错了,你就指出来,好不好?”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崔化钠刚拿起了粉笔,想在黑板上数基因,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