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学校6个年级6位老师

长丰县杜集乡胜利小学是一所非常普通的村小.

长丰县杜集乡胜利小学是一所非常普通的村小,也是一所很有代表性的村小。全校6个年级,6个老师,不到100个学生。师资力量不够,让不少课程都开不起来。面对这样的现状,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市校长论坛上,有人提出能否通过培训“全科教师”来缓解这一问题?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答案,但这一现状却不得不引起重视和深思。

长丰县杜集乡胜利小学很是偏僻,距离乡镇还有20里地,要靠杜集乡中心学校的老师带路记者才能找得到。一路上沿着乡间小路前行,景色很是不错。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不少村民都在田地里忙活着。偏远的地理位置换来了安静的环境,这对这里的学生们来说,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因为下雨的缘故,村里的小路有点不好走。经过一番拐拐抹抹之后,胜利小学终于出现在眼前。学校有一栋两层楼的校舍,边上还有几栋老瓦房,那都是以前的教室,现在改作为学生活动室了。两层的教学楼看上去比较新,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家企业捐建的,去年9月1日刚刚启用,所以看起来还像模像样。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学校里的学生并不多。这是个完全小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但6个年级加起来却只有不到100人,平均下来每个班只有十几个学生。学生最少的是六年级,一共只有5个学生。学生不多,学校里的老师就更少了,加起来一共只有6个老师,如果平均算的话,每个老师正好算是“包一个班”,而且每个人都是班主任,必须负责班里的一些管理工作。

36岁的胡宗林是这个学校的校长,也是六年级的班主任。这么少的老师,平时课都怎么上,真是一个老师包一个班吗?“我们没采用‘包班’的形式来上课,但每个老师的课程算下来,基本上跟包班差不多了”,胡宗林说,尽管自己是校长,但跟其他老师一样,必须承担很多日常教学。胡宗林负责六年级的语文课和四年级的数学课,同时还一个人包下来了六年级的音乐课、美术课和体育课。一周安排的课全部算下来,也有30多节了。

学校老师不够,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也必须上。胡宗林在音体美课程方面,从没受过专门的训练,可是面对孩子们渴求的眼神,他必须鼓足勇气走上讲台。作为年轻教师,哼唱几首歌曲倒不算难事。于是在胡宗林的课堂里,时常会飘出一些歌声来,像《我的中国心》、《外婆的澎湖湾》等歌曲,学生们都曾唱过。音乐课上,学生们只能听胡宗林清唱,因为学校里没有任何一样乐器,没有任何伴奏的设备。不过即使这样,孩子们已经很满足了。

体育课胡宗林也“竭尽所能”给学生们上了,不过也都是最简单最普通的内容。教学生们排排队,练习练习立正,或是跟学生们一起跳跳绳。学校里唯一的体育器材就是篮球了,在体育课上胡宗林有时还会教学生练习一下上篮,这就算是最有技术含量的教学内容了。不过胡宗林也不是万能的,美术课就把他难住了。美术课可不敢乱教,自己不会画画也不会剪纸啥的,到了美术课只能让孩子们根据教材上的内容来自己练习了。

在音体美方面,尽管胡宗林能教给孩子们的知识不多,但他班上的学生在学校里还是很幸福的,因为他们至少还有机会上上音乐课,而有的班级却连这点机会都没有。

学校里一共只有6个老师,每个老师都要负责一个班级的音体美课程。而现在这6个老师中,有3人以前是民办教师,现在年龄都比较大了,其中一个还有一两年就要退休了。“像这样的情况,老师自己想给学生们上音乐课也上不了啊,因为他们自己就不会唱歌,更没法教学生了。”所以有时候其他年级的孩子听到胡宗林班里上音乐课,就非常羡慕。甚至有学生跟他提过要求,也要上音乐课。

可就是这些老师,在学校里也教得非常辛苦。平均下来,每个老师每周都有30节课,而且他们还要忍受长途跋涉的辛苦。学校里的3个老教师都住在学校附近,但另外3个年轻教师都住得非常远,每天都要奔波一个多小时来学校上班。胡宗林住在水家湖,每天早晨他都要先坐农班线中巴车到杜集乡上,然后再自己骑摩托车走20里地到学校来。即使一路上非常顺利,这一趟下来也要一个多小时,晚上放学回家还要原路返回,除了周末每天都要这样重复一遍。中午吃饭就在学校里简单对付一下,晚上回家才能吃顿舒心饭。或许正是条件艰苦,所以现在学校里6个老师全是男的,没有一个女老师。以前学校里也来过女教师,但没过多久就考公务员或是找其他工作离开了。

在论坛上有校长提出:偏远乡村小学教师缺乏的问题确实存在,而且在一定时期内可能还会继续存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缓解这一问题?有意识地培养“全科老师”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在教师总量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的情况下,让老师变得“一专多能”,可以教授多种课程,既能胜任文化课教学,也能胜任艺体课。让乡村老师从以前的“被全科”,变为真正的“全科老师”。对于这样的提议,胡宗林当然非常欢迎,可是,这样的全科老师在哪里,又该如何去培养呢?

此文章的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