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看上去像是个天生的企业家,有胆识、有魄力,从不畏惧变革,无论是地产和足球、还是多元化与融资手法。但业内观察者指出,恒大的未来取决于他对速度与变革的把控,而他也一直在寻求二者的平衡。

“别人是有多少钱干多少事,他是兜里有2块钱要做20块钱的事,拽也拽不住。”一位与许家印合作过的投行人士评价说。

他曾是许家印的资本盟友。2008年,许家印手握4578万平方米土地储备坐等上市,突然金融危机袭来,上市折戟。此后,许家印孤身辗转香港数月,终于从郑裕彤、中东某国家投资局和老股东德意志银行、美林银行手中筹集5.06亿美金,堪堪度过难关。

而孙宏斌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顺驰地产在击败了速度的同时也被速度击败,成就了地产史上一个经典案例。有人说,恒大就是活下来的顺驰。

“我对局势是有底的,我还没到卖土地和卖项目的地步。”许家印回忆道,“我随便卖几个项目不就过来了?我预售,我套现,都可以。这些事我都没做,因为没必要,情况没有媒体所描述的那么糟。”

一名恒大员工则如此为当年的上市折戟辩护:当时地产市场竞争惨烈,利用杠杆将规模率先做大从而跑马圈地,是许老板自然的选择。正如所有人都没预见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国政府的四万亿刺激计划也没人预见到。不能以事后的眼光去评价前人。

但经过此次危机,许家印趋于谨慎。在财务上,注重对现金流和负债率的把握;在宣传上,巧妙的突出企业、隐藏自己。唯一一个花絮是2012年3月3日,在北京参加两会的许家印迟到遭记者堵截,被拍下一张腰系爱马仕的照片而在微博爆红,人称“腰带哥”。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那个皮带是老总周鑫送的,许家印看到H这个标志,想到恒大,觉得寓意好,他其实不爱奢侈品,不懂爱马仕。结果那天开会,到了东门快要来不及了,就着急往里跑,身体一晃皮带漏出来,被记者抓拍,称其为“风一样的男子。”

与你来我往的任志强、潘石屹两兄弟,一正一邪的王健林、王思聪两父子不同,低调的许家印基本没有个人色彩,他就是恒大的董事长,仅此而已。

相较之下,恒大对企业的宣传一直高调。截至2014年6月30日,恒大集团总资产达到4216.5亿,为内地房企第一,上半年实现销售693.2亿元,现金余额640.3亿。已布局全国147个城市,拥有大型项目303个。

而聘请了超人气偶像金秀贤做广告的恒大冰泉,更是展开全面攻势、全媒体铺开。一位恒大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矿泉水的利润很高,不比地产回报低,因此恒大正在大力推进冰泉业务。

而一位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的人士曾向《财经》记者抱怨:恒大做矿泉水,却要我们的电站迁走,“我们甚至在他们水源的下游……”

在8月26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表示,世界500强企业绝大部分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都会选择多元化。目前恒大已经拥有规模、团队和品牌,也要多元化,争取在明年跻身世界500强。

“或许是现代农业、乳业、畜牧业,也许很快就会有恒大粮油和恒大婴幼儿配方奶粉等新产品。”许说。

这是为了地产主业遇到瓶颈的时候,左右旁支可以互相扶持。但是企业多元化扩张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星河湾进军高端白酒,至今表现平平;新湖中宝、粤宏远等一批中小型房企涌向矿产资源,最终未见盈利。

恒大所选择的行业都拥有巨大商业前景,但是同时进入这么多陌生领域,许家印是否能够驾驭?没人知道。因此资本市场选择了谨慎。

为了实现多元化,恒大去年底发行了15亿美元5年期优先票据,并且通过发行永续债和信托的方式来减少财务压力,降低负债率。但是标普、巴克莱、德意志银行等都在下调恒大评级。花旗的最新报告将恒大从持有改为沽出,称二三线城市的布局将给主业带来风险,并且新业务前景不明。

“当初做房地产连什么是容积率我都不懂,就这么干起来了。” 许家印说,做企业要随时归零;就如马云说,企业家每天都在创业。

彼得·德鲁克认为,企业家是那些愿意把变革视为机遇,并努力开拓的人。有人说的更直白,企业的成长就是赌徒的游戏,而成功就属于其中那些理性的赌徒。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