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 殘障 / 身心障礙 / 異樣 藝術 與 文化

障礙文化開講預告: 從「正宗的漂亮」開始

發表留言

2006年回台灣工作3年,我帶著在美國長期接受藝術教育、受美國障礙社群中障礙者身分認同的影響,在看待*殘障議題、身體時,我從欣賞獨特性和個人特質以外,也從畸異身體中看異樣身體能夠去挑戰主流價值與啟動正面改變的能量。

2006-2009年我的部落格記錄了信念中,障礙者身體在生活中社會互動的經驗;用部落格「我本完美」的概念簡單來說「身心障礙是多元人類分譜的一份子!」「我本完美」是含著去平反主流價值看待障礙者的意念,同時,也認清人的身上總是有完美和不完美的因子在身心裡灌流著。但,每次我說到障礙者與藝術的關連,經常被旁人覺得我十分不切實際;大家似乎連想到的藝術是刻板印象中爛漫美好、不食人間煙火,或是弄到自己潦倒只求所謂超脫的精神。(Oh, no! 藝術是有批判思辨性的!) 大家給我的訊息常是「障礙者就是宿命啦,要認命啦、要不然就等治療好或是先遮起來,盡量像正常人一樣最好啦!」怎麼好似障礙者就是得醜的、負面的、是見不得人的!

本文章內容由行無礙於2014年11月發稿。轉貼以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教育、障礙權益倡權等用途為原則,轉貼時請務必註明原出處(行無礙網站)、作者姓名與附上圖說,以尊重智慧財產權,謝謝合作!

在適應台灣的環境時,我邊思考著障礙者的身心是不是可以不要再繼續只是一頭倒的被歸類為「病理症狀」(弱、病、損、缺、負擔),再不然就是往另一頭倒的要障礙者只靠「愛、微笑、陽光、無懼、勇氣、意志力等」來「克服」 (把疾病與障礙歸類成個人的問題,忽視環境造成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等)。這兩個極端根本沒辦法顯現身心障礙者的完整真實面目,強烈限制著身心障礙者對自我價值的培養,同時也時時控制著社會大眾和障礙者自己的期待與壓抑。

上圖: 一位女性白人唐氏症者身穿咖啡色的動物紋毛戎大衣,配著塑膠腰帶、頭戴同色系的毛戎帽子;她半開的嘴巴擦火紅的唇膏、兩耳戴小顆鑽石類鑲圍土耳其藍色石的耳環。她往右前方直視。原圖轉貼自此網頁

夥伴跟我說,有些東西,時候未到,時機對了,事情就會成熟了…
將近七年後,漸漸看到我不是孤單地在思考、串連藝術與殘障/異樣身體議題的少數人 (喔耶!接著,我還要繼續找尋、結交能夠共識/共事、共同學習的夥伴們!妳/你會是我在找的人兒嗎?)。我也相信,在我之前也一定有很多其他人在耕耘著障礙者的創作這一塊,只是形式和路線也許不太一樣。現在的網絡媒體時代高漲,使得我們可以在這幾年看到更多障礙者個人、團體等用藝術和創意現身。

障礙圈現在有「障礙文化實驗室」、有「不完美才完美」等社群凝結平台 (篇幅有限,在此先舉兩個例子,如有漏掉其他組織平台,期待與您們連絡上)。前年在行無礙辦了「夏季障礙美學行動饗宴」,與學員們齊來體驗為自己的障礙經驗做創作。「障礙文化」的影子透過障礙者共集結的經驗散發出來,激發出更多的好奇、觀察與發聲。而「障礙文化」在台灣會長什麼樣子呢?現在障礙者社群中有多少人能夠有機會去練習、實踐著「障礙文化」中強調的自我族群和障礙身分的接受與認同?未來還是需要有很大、很長遠的發展空間。

上圖: 一位女性白人唐氏症者身穿粉紅色毛戎大衣,內搭大紅色衣服。肩膀上方的褐色頭髮垂放在衣領上。嘴巴擦火紅的唇膏、兩耳戴金色大圓耳環。她直視著前方,彷彿看到什麼東西讓她的注意力停在當下。原圖轉貼自此網頁

【藝術與文化,是障礙者社會運動的催化劑】時候到了嗎?時機對了嗎?
我想,每一個人自我認同的功課都需要長時間的累積與奮戰。尤其是長期重複受到社會壓迫習慣的障礙者。自己究竟是誰?有什麼需求和個人喜好,都需要花時間從和他人的互動中認識自己。這時,藝術與文化可以發揮什麼效用呢?我們可以從何處開始用藝文做推動障礙者社群共享議題的催化劑呢?

先從無障礙的藝文環境來下手吧!!讓欣賞藝文活動普及化、讓參與這件事情落實在生活上每個小角落
也許,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當我們搭建更完善、更普遍的無障礙藝文參與環境機會後;例如,音樂演唱會障礙者席位與一般席位是融合的設計、參觀美術展覽,作品的高度適合個子小或是輪椅使用者來欣賞等、校外教學身障身也同樣可以齊進齊出所有參觀的地點。有了這些基本的生活美學的滋養,未來才能夠刺激障礙者針對自己的經驗、自發性地用創作的方式來表達理念、角度。甚至進一步用創作者的身分來參與較有政治性、認同性的社會發聲 (這即是以障礙經驗為創作主軸的「殘障/障礙藝術風 (藝術風格、派別)」Disability Art Movement)。

左圖: 這張照片從模特兒的側身照過去,一位白人女模特兒戴著時尚的圓形墨鏡、擦著亮紅的唇膏,稍微吐舌地轉過頭來看鏡頭。她頭戴黑色、伴有粉紅花和黑網的頭飾,身穿一件底為咖啡,上有多層次金色線條與桃紅色絨布塊縫織而成的外套,凸出的圓肚子上繫有乳白色絨布腰帶。

行無礙國際事務小組從2009年開始耕耘,國際資訊專欄在2014年第一次正式有了補助和支持,希望接下來每年都能夠持續地把更多不同的觀點和實務做法分享給華語區、熱中障礙社群權益的朋友們!也歡迎大家給我們回饋與意見!

12月份,最後的兩篇發文,不採用做回顧的方式來為2014年做總結、說再見。反而要在12月3日國際身心障礙者日剛剛過後,預告接下來國際資訊專欄將納入《障礙文化開講》篇系列。除了會持續翻譯國際上障礙者相關的無障礙權益資訊,也會開始特別加強馬力、專注於障礙者的藝術與文化的參與和實踐。我們希望用更多多元豐富的美學角度來激盪、呈現障礙者個人、障礙者社群的面面觀!邀請大家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用生活藝術的角度、用人與人之間關係連結產生的共鳴,來探索、見證、參與身心障礙者社群!

好啦,來吧!
12月年底,來個~ 真實的、自然的,就是漂亮!

以下文章內容翻譯自: The Huffington Post | 記者 Katherine Brooks
‘Real Prettiness’ Project Showcases Individuals With Down Syndrome As They Wish To Be Seen 原文連結在此

德國攝影師 Dai Lyn Power (全名Linda Dajana Kruger) 最新的一組攝影作品名為「正宗的漂亮」(Real Prettiness 真正的、真實的漂亮)。這組攝影集由唐氏症模特兒來擔任主角。唐氏症的機率是平均每800個新生兒中,就會有一位。通常,人們對於唐氏症者外顯的異樣或是心智的程度,會大驚小怪地對心智障礙這部份特徵大作文章,甚至擴大這些「障礙」。Mayo Clinic 指出,即使患有唐氏症者,每個唐氏症者也都有各自的獨特性和差異。

攝影師 Power 透過鏡頭,跨越表象「缺陷、病症」,對待每位模特兒的獨特和唐氏症(特質)本身給予同等的重視,捕捉這些模特兒最真實的個性與美麗。照片中的唐氏症者模特兒自信顯現,同時本人也完全掌握自我形象的呈現。是怎麼執行這攝影計畫的呢?

去年夏天,攝影師Power 連絡了德國當地一間專門提供障礙者工作的社福單位 (Diakoniewerkstatt Mannheim Neckarau),她希望能夠用攝影來描述智能障礙者真實的自在美。於是她與數位智能障礙模特兒見面,有男性也有女性,邀請她們以自己最希望被看見的方式表現自己。

上圖: 一位白髮的白人老婦人,身穿米奇老鼠的黑色鬆垮上衣、頭反戴有花紋的紅色鴨舌帽,脖子上還掛了金鍊子項鍊兩圈,整個呈現的是嬉哈造型。照片中的她一手比「耶」,一手拿著手機自拍。原圖轉貼自此網頁

開始進行選衣服和飾品、構思每個人的肢體動作。每樣裝飾和創意表達皆是與專門設計給模特兒,或是攝影師與模特兒共同設計的。在拍攝的過程中,她們的對話內容幫助攝影師去摸索出每件攝影作品的特色。同時,邊放音樂、邊跳舞,攝影師找尋適合模特兒身材的衣物,這些衣物也要讓模特兒穿得時候感到自在。當日攝影完畢後,模特兒們因為太喜歡自己的妝,還捨不得卸妝呢。

合作的社福單位起初對這個攝影計畫感到很好奇,看到這些模特兒的反應後,真的感受到這攝影作品要表達的意義!攝影師說有模特兒說自己感覺就像真的麻豆啦,特別像是瑪莉連夢露!有位說她總是把當模特兒作為一個夢想,但現在真的成真了!這些模特兒很引自己為榮,紛紛在工作的地點和合住的公寓到處與人分享這次參與的經驗。

Power攝影師的網頁可以看出來她對時尚的敏感: 她善於用藝術上層主流與次層街頭綜合的特色,有組作品邀請了退休療養院的老人家,穿戴時下時尚的配件和衣物來探討跨時代的文化、身分認同。

「正宗的漂亮」這組作品,也保有了同樣的閃亮、豔麗美學感,讓每位模特兒從毛件、皮腰帶等來凸顯各自獨特的特質。有些人手叉腰、對著鏡頭表現叛逆的態度;有些人用布料等局部遮住自己,瞄著相機,表達新上任模特兒會有的遲疑感。

攝影師說:「我要讓世人們看見她/他們有多美麗、快樂、風趣、是多麼的放開心胸接納新事物。她/他們就是真實地在做自己!」

上圖: 一位白人唐氏症者男性模特兒,一片大件的、咖啡底色、充滿黃金亮色、金碧輝煌圖案的絲巾圍繞著他脖子,遮住他鼻子以下,絲巾面積一直延展至畫面邊框。

對妳/你來說,「正宗的漂亮」是什麼樣子呢?
「做自己!」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當許多人的基本生活狀態都還在愁下一餐、有沒有工作和收入、能不能順利出門搭到完善無障礙的交通工具等… 這時,我們怎麼利用簡單、幾乎不花錢、甚至廢物利用、二手衣物來裝扮自己?障礙者夥伴們!妳/你試過找尋自己身上的特色嗎?有什麼小撇步可以跟我們分享呢?如果換做妳/你來當這攝影集的模特兒,妳/你會用什麼布料、配件來表現自己?用什麼飾品或材料來輕輕覆蓋、對待還沒準備好自信的身體部位呢?有一天,當我們找出屬於障礙者的個性與生活方式,那style就會是一種時尚。障礙者們,今日試著飛遜 (fashion, 指時尚) 了沒?

 

*文字的意義代表價值觀、社會處境和社會系統中歸分人階層、種類的方式。過去障礙者的稱呼總是以所謂的「健全人」為基本出發,近年來在台灣的障礙者也開始討論到自稱的選擇、和稱呼的社會意義。我認為,我們台灣的障礙者社群需要先闢岀一個對話空間來認識、討論、了解不同稱呼後面代表的政治意義思考。我不認為所有的人都需要有ㄧ制性的單一的名詞來稱呼身心障礙者,更重要的是激發身心障礙者本身去想「自我命名」的重要,這是一種自覺運動和練習。所以目前本文中採用不同的字詞,包括殘障、障礙、身心障礙、畸異身體、異樣身體等,來敘述身心障礙者,目的是要邀請讀者一起來從各字義當中開始做思考。期待未來有更多的對話和學習。

 

文/翻譯: 易君珊
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駐芝加哥分處國際專員
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分校身心障礙研究學博士班
We art crips 殘障/身心障礙/障礙藝術文化臉書粉絲頁版主

 

延伸閱讀與資訊:
想看更多「正宗的漂亮」這組系列攝影作品,請看這連結
【追夢天下】創造障礙美學 為自己不合格的身體感到驕傲 by 陳秋慧(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青年思想地圖行動者)

作者:二指3地

回到原點... 看好多、聽好多、摸好多、聞好多、想好多、感覺好多、動腦好多、睡不著好多、擁抱好多、愛好多、哭好多、吃好多、畫好多、縫好多... 還是回到原點繼續探索、思考吧... 我是, 很不愛動, 但動不動就很忙碌的障礙藝術文化(Disability Arts and Culture) 人+ 障礙研究學(Disability Studies) 博士班人。 大頭照圖: 這是一張自拍照片,我手拿著一個紅底白點點的手機、身穿黑底白點點的上衣,背後有白底紅點點的窗簾。對著鏡頭微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