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 殘障 / 身心障礙 / 異樣 藝術 與 文化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看」聲音-表演藝術輔具美學(上) 

發表留言

藝廊表演場的無障礙輔具。圖中一位女性身材嬌小的白人Dr. Carrie Sandahl 站在麥克風前致詞,身後坐著兩位身著黑衣的手語翻譯員。一旁放置了活動型站立式投影螢幕,螢幕上即時呈現字幕。字幕側邊一位即時聽打員正在使用專業聽打機輸入文字內容。她的聽打機連接桌上型電腦螢幕。鏡頭前方可見席地而坐的觀眾頭背影。攝影: 易君珊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看」聲音--表演藝術輔具美學(上)

本文收納於《劇場.閱讀》2016年9月號「再現『殘』身體」專欄

上一期專欄〈障礙者身體的劇本政治〉,提到了障礙者的現身總是會挑戰現有框架中對「殘」身體的期待與理解,也因此在人與人互動中帶來不少的「騷動」。那麼,當身心障礙者欲成為觀眾、進入展演空間時,這在展演及場館單位的行政面上會掀起什麼樣的「騷動」?又該如何承接呢?

我的一位聽障姐妹想去看舞台劇,她新認識的朋友正好是這齣戲的演員,就順便詢問現場是否會提供「聽打」(字幕)【註】服務? 演員朋友回應:「啊,耳朵聽不到沒關係!那我們向導演拿劇本給妳念好了!雖然妳聽不見,但事前也可以知道這齣戲大概在演什麼喔!」這時,戴著助聽器的她不 屑地快速翻了白眼、嘆了口氣。原來,之前有其他前台給她一模一樣的回應!

從健全人的聽覺標準出發,提供劇本的舉動試圖「解決」的是聽障者個 人聽不見或聽不清楚的生理障礙,習慣性地將障礙者放置於「被解救」或「被給予」的弱勢角色,因此,經常用「善意照顧」區隔身心障礙者與一般觀眾。就如幾年 前,台北市政府跨年晚會為了障礙者的「安全」著想,要在室內大廳設置身心障礙民眾專屬的電視螢幕區,實況轉播廣場上的晚會,引來身心障礙團體的抗議後,才集中到地理位置偏邊緣的戶外座位區(也還是很不理想)。此類與「無障礙」其實相違的行政慣性一旦向外影響,怕的是劇場人也就荒謬地受其污染--乾脆直接請 聽障者直接留在家看劇本就好?

芝加哥南區Stony Island Art Bank的表演。圖中右側方兩位黑人男性身障表演藝術者在正揮舞身體,照片置中一位黑人女性手語翻譯歌詞,牆上投影歌詞文字字幕。攝影: 易君珊

劇本可以這樣輕易給出去嗎?提供劇本做為解決方案,真的能夠回應聽障觀眾的需求嗎?表演的臨場感,恐怕不是單 單能用「預先讀劇本」來取代的。遇過幾位藝術行政工作者好奇地詢問有哪些「無障礙藝文服務」可以運用在表演藝術的領域,當我才講到「聽打服務提供字幕」 (都還沒提到「手語等身心障礙象徵性元素可融入劇中作為表演美學語言」等觀念),就得到對方驚慌的臉孔表示:「要用這麼『特別』的服務喔?行政上會有點麻 煩耶…… 恐怕其他觀眾不習慣耶……」

舞台上有兩位身穿劇服的演員正在表演,舞台最至終前方放置了長條形的LED字幕機,正打出橘色的字體轉述演員的對話。圖來源: Chicago Cultural Accessibility Consortium

字幕其實不是什麼新穎、特殊化的劇場輔具。若還不了解聽障觀眾的需求,也怕提供「特 殊服務」會干擾表演而感到焦慮時,不妨想想,許多義大利語或英國文言文等唱腔的歌劇現場,也沒有先問哪位觀眾聽不懂,不也提供LED字幕機為常態的輔具方 便觀眾?今夏在台灣無意間看見一齣舞台劇宣傳海報標示「英文發音、中文字幕。」我心想,「好耶!這可以推薦給聽障社群的朋友!」當表演的主要語言使用的是 英文,現場只懂中文的觀眾全都有語言障礙、成了弱勢!這時還怕字幕干擾觀眾嗎?

當劇場人鮮少接觸障礙者時,不免會帶著陌生、害怕,因而可能感知身心障礙觀眾的需求為「找麻煩」。這般恐懼不只阻礙了劇場設計的潛力,也狹隘了劇場人對聲音/聽覺的認知。

芝加哥Steppenwolf劇場內景。可見舞台右上方天花板上垂直架立了一個電視螢幕,播放字幕用。攝影: 易君珊

註 釋:「聽打」服務可稱為「即時字幕」(real time captioning)。專業人員在活動現場(如,劇場)將聽見的聲音與文字內容,透過電腦打字將聲音文字化,投影在螢幕上。提供給聽障者 (hard of hearing)或聾人 (Deaf) 像其他聽人一樣能夠同步獲得活動內容。同時,字幕的服務也嘉惠許多正不熟悉當地語言的外國人,可透過閱讀字幕的方式增進自己吸收活動內容的能力。

文:易君珊
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分校障礙研究學 (藝術人文研究類)博士候選人、「We Art Crips 障礙藝術文化」臉書粉絲頁版主

附註:已刊出的專欄文章內無附圖片

作者:二指3地

回到原點... 看好多、聽好多、摸好多、聞好多、想好多、感覺好多、動腦好多、睡不著好多、擁抱好多、愛好多、哭好多、吃好多、畫好多、縫好多... 還是回到原點繼續探索、思考吧... 我是, 很不愛動, 但動不動就很忙碌的障礙藝術文化(Disability Arts and Culture) 人+ 障礙研究學(Disability Studies) 博士班人。 大頭照圖: 這是一張自拍照片,我手拿著一個紅底白點點的手機、身穿黑底白點點的上衣,背後有白底紅點點的窗簾。對著鏡頭微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