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 殘障 / 身心障礙 / 異樣 藝術 與 文化


發表留言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看」聲音-表演藝術輔具美學(上) 

藝廊表演場的無障礙輔具。圖中一位女性身材嬌小的白人Dr. Carrie Sandahl 站在麥克風前致詞,身後坐著兩位身著黑衣的手語翻譯員。一旁放置了活動型站立式投影螢幕,螢幕上即時呈現字幕。字幕側邊一位即時聽打員正在使用專業聽打機輸入文字內容。她的聽打機連接桌上型電腦螢幕。鏡頭前方可見席地而坐的觀眾頭背影。攝影: 易君珊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看」聲音--表演藝術輔具美學(上)

本文收納於《劇場.閱讀》2016年9月號「再現『殘』身體」專欄

上一期專欄〈障礙者身體的劇本政治〉,提到了障礙者的現身總是會挑戰現有框架中對「殘」身體的期待與理解,也因此在人與人互動中帶來不少的「騷動」。那麼,當身心障礙者欲成為觀眾、進入展演空間時,這在展演及場館單位的行政面上會掀起什麼樣的「騷動」?又該如何承接呢?

我的一位聽障姐妹想去看舞台劇,她新認識的朋友正好是這齣戲的演員,就順便詢問現場是否會提供「聽打」(字幕)【註】服務? 演員朋友回應:「啊,耳朵聽不到沒關係!那我們向導演拿劇本給妳念好了!雖然妳聽不見,但事前也可以知道這齣戲大概在演什麼喔!」這時,戴著助聽器的她不 屑地快速翻了白眼、嘆了口氣。原來,之前有其他前台給她一模一樣的回應!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障礙者身體的劇本政治

alan_shain

艾倫・蕭本人。圖: 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白人男性左手托著臉,右手稍微捲曲的手指放膝,面對將頭展出笑容。相片來源: MASC

本文收納於《劇場.閱讀》2016年5月號「再現『殘』身體」專欄

兩岸四地有不少身障者參與舞台表演類型例如,民俗技藝、綜藝表演、有的也在述說個人奮鬥史。在偏好所謂「四肢健全」的社會中,「障礙者/殘疾者」扛負污名,使得多數人在公眾空間游移求生存時,盡可能地展現 「雖有殘缺,但『也』能和『健全人』一樣!」

社會慣性要求殘身體演出什麼樣的腳本 (social script)?為什麼要和「健全人」一樣?當劇本偏離刻板印象中障礙者的角色,並透過演出來凸顯障礙者受到的社會偏見時,觀眾是否能意識到戲劇再現殘身體介入公共空間的政治性呢?觀眾拍手叫好、甚至感動落淚的是表演本身,還是表演者身體的異樣?兩者能抽離分開看嗎? 繼續閱讀


【劇場閱讀專欄】再現「殘」身體: 日常生活中的障礙者身體

hospital.jpg

圖: 翻拍泛黃的相片,不到一歲的我身穿醫院綠色的手術服,短髮穿夏天洋裝的媽媽抱著我照相,兩人表情平淡,直視鏡頭。後方有兩個方型紅紙寫福與壽

本文收納於《劇場.閱讀》2016年2月號「再現『殘』身體」專欄

我從沒受過表演藝術的訓練,但身體的展演時時上場:
產檯上,當我從母親的陰道口被拉出,醫生證實我得到家族遺傳的畸形,四肢皆只有兩指頭;展演,隨著我的哭聲、母親的啜泣和護士們二重奏般的驚嘆慌張聲中開始。

醫院診間,一群白袍的大人拿著殘障手冊鑑定文件,等著要檢查我外型像是雞爪的兩指頭還有極度彎曲的腳趾。

展演,在七歲的我微微顫抖著伸出手指頭、脫下襪子,伴著白袍人們皺著眉頭,上演。

展演,在超級市場,在我攤出雙手等著收找回的零錢那剎那,收銀員提高分貝的驚恐尖叫聲,將我的現身帶入最高潮。

大馬路上,一名陌生中年男子以極近的距離站在我身旁,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胸前;我以為自己的女乳是這男人的獵物,但很快地發現,他兩眼定焦的是我那雙正在胸前揮舞、忙著整理側背包的手。展演,在男子下巴掉下來時,凝結。

我的朋友麥克.爾文(Mike Ervin) 患有肌肉萎縮症,一天他開著輪椅出門買杯裝飲料,等過紅綠燈時,一個路人從口袋掏出零錢正要往他的飲料杯投去。這人看到飲料杯上竟然有蓋子,驚訝的說,「啊,今日休業啊?」

原 來,這人看到只有手指頭會微微動作又坐在輪椅上的麥克,以為他在街頭行乞。他不知道的是,麥克是芝加哥當地的劇作家、作家和障礙權益運動人士。當遇見障礙 者手上的飲料杯不再是乞討的破爛空杯子,不符合刻板印象中障礙者潦倒可悲的樣貌。這位遇見障礙者的路人,精準表現出社會大眾對障礙者充滿偏見的反應。

ervin.jpg

圖: 留著白鬍子的白人男性劇作家、身心障礙權益社會運動者麥克身穿格子毛衣坐在他的電動輪椅上面對鏡頭微笑。背景是劇場中ㄧ排排的觀眾座位。左上角有播放演出節目中放映即時字幕的螢幕。
原圖來源: The Chicago Reporter

after surgery

圖: 翻拍泛黃的舊照片,手術後的我,趴在媽媽肩膀上睡著了,可見媽媽一手扶著我、拍著我,我的右手自然垂落靠在她的手臂上,右手整個被紗布包裹住。

這些成長過程與人互動的經驗,累積身體對於「存在感」的記憶。醫院生產房、手術室和診療間等,本身就是種劇場 (medical theater)。

異樣身體的顯現,扮演著與生俱來「標本物」的角色,在市場、大馬路上,破壞觀看者感官反應神經原本習慣的協調性,受驚甚至尖叫,也啟動 存在每個人心中的獵奇者原始動能。異樣者的身體與行為,即使只是做一般日常生活的小事,例如,被生下來、買東西、整理包包、出門買飲料, 都極輕易成為眾人眼神凝視的主角。

不用接受什麼表演訓練,都極能夠牽引觀者的情緒和反應。這裡指的異樣者,又特別是指台灣習慣說的身心障礙 者(或障礙者),或是港陸通稱的殘疾者。這般異樣的、障礙的身體,承載周圍太多人投射的負面情緒;通常人們無法在第一時間聯想到這些障礙身體和「美學」、 藝術表現可以有什麼樣的連結。

但,障礙者的身體,帶著濃厚的符碼,本身就具備戲劇張力,早就不可避免地發生在日常生活中。

 

 

文:易君珊(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分校障礙研究學 (藝術人文研究類)博士候選人、
「We art crips 殘障/身心障礙/障礙藝術文化」網站創辦人)

附註:以刊出的專欄文章內無附圖片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身障麻豆(model)要妳/你好看!從時尚舞台看異樣身體的呈現 (下)

美國電視演員潔米(Jamie Brewer)以唐氏症者的身份在紐約時尚週伸展台走秀,被視為推廣多元(diversity)的範例。過了幾天,二月十五日,紐約時尚週在林肯中心又來一場身障者時尚秀FTL Moda’s AW15,集聚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異樣身體的模特兒包括英籍的截肢者健身教練、還有好幾位輪椅使用者等。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身障麻豆(model)要妳/你好看!從時尚舞台看異樣身體的呈現 (上)

看慣了擁有前凸後翹、激瘦、四肢纖細、身材高挑等主流喜好的特徵的時尚界模特兒了嗎?

這些所謂「完美」的身體讓妳/你看了有什麼感覺?腦海中曾經想過「哇,好讚好羨慕啊!」…「呴… 我還是吃少一點趕快減肥…」或者是「天哪,我超自卑的啦…」

左圖: 一位白人女性潔米在伸展台上回眸一笑的特寫,可見舞台兩旁坐滿滿滿的觀眾與攝影師拿相機照相。原圖來自 Mashable MAGE: BRIAN ACH/STRINGER/Getty

2005年做碩士論文時,思考著「模特兒」的意義… 透過障礙身體的「展示/展演」可以傳遞什麼訊息和概念呢?我寫了有關model (模特兒)和 role model (模範) 與異樣身體的思辨: 如果透過展示,身體異樣者出現在展示台(舞台/走秀台等)、穿著特定意義的身體穿戴物,並且有意圖地架構(stage)看者與被看者之間的關係,挑戰到的是觀者內心既定對身體的期待。凝視的互動中,人們看待異樣身體時投射出的評鑑眼光,和眼光背後附載的社會價值、觀念等得以呈現,做個採樣重顯、凸顯障礙身體相關的論述。那麽,這樣的異樣身體/障礙模特兒可能賦有的行動價值從被動(被凝視)轉移到主動(邀請他人凝視自己)的角色,如此有意圖地去重新審視身體。這樣的思考過程和行動,從「模特兒」變成了一種「模範」。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預告: 從「正宗的漂亮」開始

2006年回台灣工作3年,我帶著在美國長期接受藝術教育、受美國障礙社群中障礙者身分認同的影響,在看待*殘障議題、身體時,我從欣賞獨特性和個人特質以外,也從畸異身體中看異樣身體能夠去挑戰主流價值與啟動正面改變的能量。

2006-2009年我的部落格記錄了信念中,障礙者身體在生活中社會互動的經驗;用部落格「我本完美」的概念簡單來說「身心障礙是多元人類分譜的一份子!」「我本完美」是含著去平反主流價值看待障礙者的意念,同時,也認清人的身上總是有完美和不完美的因子在身心裡灌流著。但,每次我說到障礙者與藝術的關連,經常被旁人覺得我十分不切實際;大家似乎連想到的藝術是刻板印象中爛漫美好、不食人間煙火,或是弄到自己潦倒只求所謂超脫的精神。(Oh, no! 藝術是有批判思辨性的!) 大家給我的訊息常是「障礙者就是宿命啦,要認命啦、要不然就等治療好或是先遮起來,盡量像正常人一樣最好啦!」怎麼好似障礙者就是得醜的、負面的、是見不得人的!

本文章內容由行無礙於2014年11月發稿。轉貼以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教育、障礙權益倡權等用途為原則,轉貼時請務必註明原出處(行無礙網站)、作者姓名與附上圖說,以尊重智慧財產權,謝謝合作!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療癒性刺青: 乳癌患者身體藝術

圖: 這張自拍相片中一位脖子刺青的白人父親與他的女兒正對著鏡頭微笑拍照

最近在動腦刺青要刺什麼,看到這則超有療癒性的刺青作品!身體就像一張畫布,等著身體的主人跟她/他說話、創作… 我們怎麼愛護身、裝扮身體,做個人宣言和特色呢?當身體有了損傷,在身體上留下了痕跡,那些痕跡也是身體記錄的歷史!31歲的刺青師傅Jeff Paetzold (傑夫.派滋佐) 已經有14年的刺青經驗,但3年前終於發現自己刺青天賦的使命是什麼!從此,他前後幫助了400多個人去更喜歡自己的身體,其中被幫助的對象很多是乳癌倖存者。

刺青工作室變成讓人快樂的地點,傑夫的工作就是透過刺青製造快樂和喜悅!他怎麼製造呢?(小提醒: 以下文章附有裸露乳房的照片,請斟酌個人狀況閱讀以下文章)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