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 殘障 / 身心障礙 / 異樣 藝術 與 文化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身障麻豆(model)要妳/你好看!從時尚舞台看異樣身體的呈現 (下)

美國電視演員潔米(Jamie Brewer)以唐氏症者的身份在紐約時尚週伸展台走秀,被視為推廣多元(diversity)的範例。過了幾天,二月十五日,紐約時尚週在林肯中心又來一場身障者時尚秀FTL Moda’s AW15,集聚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異樣身體的模特兒包括英籍的截肢者健身教練、還有好幾位輪椅使用者等。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身障麻豆(model)要妳/你好看!從時尚舞台看異樣身體的呈現 (上)

看慣了擁有前凸後翹、激瘦、四肢纖細、身材高挑等主流喜好的特徵的時尚界模特兒了嗎?

這些所謂「完美」的身體讓妳/你看了有什麼感覺?腦海中曾經想過「哇,好讚好羨慕啊!」…「呴… 我還是吃少一點趕快減肥…」或者是「天哪,我超自卑的啦…」

左圖: 一位白人女性潔米在伸展台上回眸一笑的特寫,可見舞台兩旁坐滿滿滿的觀眾與攝影師拿相機照相。原圖來自 Mashable MAGE: BRIAN ACH/STRINGER/Getty

2005年做碩士論文時,思考著「模特兒」的意義… 透過障礙身體的「展示/展演」可以傳遞什麼訊息和概念呢?我寫了有關model (模特兒)和 role model (模範) 與異樣身體的思辨: 如果透過展示,身體異樣者出現在展示台(舞台/走秀台等)、穿著特定意義的身體穿戴物,並且有意圖地架構(stage)看者與被看者之間的關係,挑戰到的是觀者內心既定對身體的期待。凝視的互動中,人們看待異樣身體時投射出的評鑑眼光,和眼光背後附載的社會價值、觀念等得以呈現,做個採樣重顯、凸顯障礙身體相關的論述。那麽,這樣的異樣身體/障礙模特兒可能賦有的行動價值從被動(被凝視)轉移到主動(邀請他人凝視自己)的角色,如此有意圖地去重新審視身體。這樣的思考過程和行動,從「模特兒」變成了一種「模範」。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障礙文化開講預告: 從「正宗的漂亮」開始

2006年回台灣工作3年,我帶著在美國長期接受藝術教育、受美國障礙社群中障礙者身分認同的影響,在看待*殘障議題、身體時,我從欣賞獨特性和個人特質以外,也從畸異身體中看異樣身體能夠去挑戰主流價值與啟動正面改變的能量。

2006-2009年我的部落格記錄了信念中,障礙者身體在生活中社會互動的經驗;用部落格「我本完美」的概念簡單來說「身心障礙是多元人類分譜的一份子!」「我本完美」是含著去平反主流價值看待障礙者的意念,同時,也認清人的身上總是有完美和不完美的因子在身心裡灌流著。但,每次我說到障礙者與藝術的關連,經常被旁人覺得我十分不切實際;大家似乎連想到的藝術是刻板印象中爛漫美好、不食人間煙火,或是弄到自己潦倒只求所謂超脫的精神。(Oh, no! 藝術是有批判思辨性的!) 大家給我的訊息常是「障礙者就是宿命啦,要認命啦、要不然就等治療好或是先遮起來,盡量像正常人一樣最好啦!」怎麼好似障礙者就是得醜的、負面的、是見不得人的!

本文章內容由行無礙於2014年11月發稿。轉貼以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教育、障礙權益倡權等用途為原則,轉貼時請務必註明原出處(行無礙網站)、作者姓名與附上圖說,以尊重智慧財產權,謝謝合作! 繼續閱讀